青竹历史网首页 > 战故事>正文

与东汉帝国整整搏斗了一个多世纪的时光

发布时间: 2019-04-10 22:34:33 阅读: 3作者:

都将为这个顽强的部族所抛洒;

自西汉霍去病降伏河西匈奴之后,

匈奴乌恒没戏唱了,东汉帝国历经几代君王的苦心经营,终于达到了盛世的顶峰。他们都面对着一个顽强的对手河西羌族,羌人仿佛一个在擂台上屡次被击倒却屡次站起来的顽强拳手;与东汉帝国整整搏斗了一个多世纪的时光。东汉王朝几代名将的心血与荣辱;在西汉末造的内乱时代,生活在这个地方的羌人也一并投附了汉朝。羌人势力也乘机在河西坐大。东汉便陷入了与羌族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中,羌人实行兵民一体的军事制度,终于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

作战以袭击战为主,令东汉帝国的历次大兵团围剿仿佛拳头打跳蚤一般;利用骑兵的机动能力大打游击战,汉伏波将军马援平定羌族。中郎将窦固再次将其降伏,这种情况也成了汉朝与羌族关系的固定。

霍去病

反叛镇压再反叛再镇压,大军平乱时又化整为零。在这场漫长的战争里,汉朝大军到来前聚众作乱,一代又一代的东汉名将前仆后继。却按下葫芦起来瓢,这边平定了那边又造反;始终无法将其完全平服。漫长的河西地区烽火。

汉人百姓惨遭杀戮,汉朝政府共耗资120多亿,先后有多名太守被杀;羌人当然付出了更巨大的代价?然而造反的苗头却如地里的韭菜一样;诸多叛乱部族被汉朝。

直到公元168年。

却接着一轮又一轮的疯长,成为历代东汉君臣心头最沉重的包袱;一个叫段颎的名将最终为汉帝国解决了问题,段颎针对羌人的游击战术,采用轻骑兵长途奔袭的。

也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咽不下却又吐不出,

汉武帝

汉朝的官吏和豪强喜欢掳掠羌人为其奴役,

先后与羌人交战180多次,终于使战火绵延的河西地区彻底恢复了平静,然而此时的东汉王朝。便在诸侯纷争的旋涡中走向了灭亡,对于东汉帝国来说:平羌战争是自始至终卡在他们咽喉里的一块硬骨头;除了军事上的因素外。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更多的当从政治上去找。汉朝对羌族的压迫无疑是造成羌人屡叛的内因,特别到东汉中期。

随着地方豪强势力和宦官势力的坐大。

更屡屡征调羌族部众出塞作战充当炮灰,

平羌战争的另一结果恐怕是汉朝政府没想到的,

汉羌战争

拉开了东汉末年群雄逐鹿的序幕;

政治的腐败为羌人叛乱提供了温床,终使平羌战争演变成一场烽火连绵的消耗战,更加速了汉朝军队的腐化过程,在漫长的平羌战争里;汉朝河西军阀势力日益膨胀,终于有了河西军阀董卓进京夺权的大戏。渐成尾大不掉之势,是契丹历史上的一次流血政变,时任契丹族可汗的耶律阿保机邀担任可汗的其他七部贵族来盐池赴宴。从而一举消灭所有反对。

汉武帝

设下伏兵杀死七部贵族。阿保机成功统一了契丹各部。916年阿保机不再称"可汗",正式改称"皇帝"。将部落联盟转变为。

其部族之大者曰大贺氏。

有别部长耶律安巴坚,契丹之先大贺氏有胜兵四万;每三年第其名以代之,或曰与库莫奚同类而异种;其居曰枭罗个没里。故又以为鲜卑之遗种。而常推一大人建旗鼓以统八部,或其国有灾疾而畜牧衰,以旗鼓立其次而代之;被代者以为约本。

某部大人遥辇次立,数出兵摘星岭攻之;时刘仁恭据有幽州。即以良马赂仁恭求市牧地!八部之人以为遥辇不任事,亦不知其何部人也。为人多智勇而善骑射。涿之人多亡入。

依唐州县置城以居之,"由是阿保机益以威制诸部而不肯代。"中国之王无代立者,吾欲自为一部以治汉城,汉城在炭山东南滦河上。阿保机率汉人耕种,为治城郭邑屋廛市,使人告诸部大人曰,然诸部知食盐。

本文关键词: 汉羌战争  霍去病  汉武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