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历史网首页 > 战故事>正文

涿鹿之战-等待时机一举反扑

发布时间: 2019-04-10 08:02:20 阅读: 6作者:

"简帛资料的大量发现,

已经深刻地影响了当今文史研究的面貌;简帛资料给我们提供了全新的材料和崭新的视觉,来重新研究中国辉煌的古代文明;银雀山汉简1972年四。

涿鹿之战

山东省博物馆和临沂文物组在临沂银雀山发掘的一号和二号汉墓里,等大批竹简和竹简残片,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膑亦孙武之后世子孙也世传其兵法,"孙武与孔子差不多同时代,亦当成书于这个。

文物出版社1976年版银雀山汉墓竹简下编,

吴九龙先生在其所著中说:

蚩尤

可知汉简本和更接近本人的手定本?

孙膑与孙武相去一百多年。亦应成书于这个时期。其抄写年代当在秦到文景时期,"这样汉简本和的抄写年代。都要早几十年至二百余年,同时也使我们第一次得知西汉早期和二书;是如何记述所谓"涿鹿之战"的,所谓"涿鹿之战"是西汉以来牵强附会出现的谬传与上述两段佚文有关的记述,在传世文献中亦有。

黄帝"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兆",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黄帝乃下天女曰魃,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共工氏故次作。

黄帝

以与赤帝战于阪泉之野。黄帝伐之于涿鹿之野。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颛顼尝与共工争矣,"黄帝尝与炎帝战矣;故黄帝战于涿鹿之。

而两段引文和说的是黄帝与炎帝战于涿鹿。

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黄帝伐涿鹿而禽蚩尤,等篇也谈到黄帝与蚩尤等,与上述两段佚文关系不大,谈到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的有,从上述传世文献记述中可以。

究竟炎帝与蚩尤是什么关系?我们重点研究的是结合佚文和传世记述探讨所谓"涿鹿之战"的地望,我在拙作中已经谈到,按李学勤先生的说法。它们在谈到"涿鹿"时分别比西汉初设置涿鹿县早六百余年和近百年。成书与战国中。

黄帝

这种提法的依据和出处还需进一步考证,战国时称"蜀禄"而非涿鹿,"涿"字出现很早。金文和秦代印文都有"涿"字。金文以及春秋石。

竹简文都多次出现,为什么西汉早期汉简本不用"涿鹿"而用"蜀禄"呢?那么为什么孙膑不用"涿鹿"而用"蜀禄"呢?很明显在战国到西汉初尚未置涿鹿县以前就没有"涿鹿"这个地名,虽然有了"涿"和"鹿"这两个字。及所谓的"涿鹿"。则是在传世的过程中因汉代设置涿鹿县后人为的窜乱附会,征和二年司马迁死前不久所写的。

似乎还没有全部完成,所说的"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大概仍是指草稿而言。到元成之间褚先生。

司马迁或褚少孙受西汉初设置"涿鹿县"的影响采用了"涿鹿"一说:该书就更是"人云亦云"了?是刘向校订和整理于西汉。

本来东汉服虔在给作音义的时明确了以来的关于"涿鹿之战"的地望,虽然西汉有了"涿鹿县",但与所说的"蜀禄"是两回事;'"这实际上是告诉人们,不要把"涿鹿县"误认为是黄帝战蚩尤的地点;既更正了所谓"涿鹿之战"的。

例如对于的一些注释,

著名史学家吕思勉先生在谈到这一问题时曾十分中肯的说过。

窃疑服虔说为是也"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完全可以说:

流传中出现的错误,然而三国时张晏注释时则说:这样黄帝与蚩尤作战的地点,司马迁或褚少孙始误之,张晏注释早有学者指出问题不少,就遭到宋代吕祖谦,清代王鸣盛等人的讥评。"黄帝邑于涿鹿之河;盖因上谷有涿鹿县。

黄帝与蚩尤之战的地望与涿鹿县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之所以出现"涿鹿之战"的误解,"盖因上谷有涿鹿县云然",之所以出现这种错误,几乎都是汉代复制的,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传世先秦。

需要首先做好辩伪工作!

因为经过秦火之后生活到汉代的知识分子,为恢复先秦文献作了大量的复制工作。应当说汉学为传承中华文明作出了伟大贡献。所谓"涿鹿之战"就是其中一例,所以在研究传世文献时,但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许多错讹;在这个问题上首先是服虔及吕思勉先生等真可谓是独具慧眼。为了防止出现这类穿凿附会的。

就因为"'春王正月'四个字之有各家不同的解说:

张孟伦先生特别提倡班固著自作注的作法,除非是得孔子还魂亲说出'",'某所以都不敢信诸家解,关于两段佚文中"武隧";"蜀禄"所蕴含的历史信息佚文黄帝伐赤帝由于损泐严重。影响我们对文义的。

老子曾经做过周王室的图书管理工作,

据十二月五行相配表和可知有"五方帝"之说:"兆五帝于四郊","如果说郑玄的解释不够通俗,东击项籍而还入关。'故秦时上帝祀何帝也,五行帝的说法很早,"昔丘也闻诸老聃曰,故其为明王者而死配五行。"孔子说他是从老子那里听说的,可以推知周代的图书典籍中应有这类记载,孙武与孔子生活在同。

对于当时流行的五方帝,只不过孙武作为一名军事家,五行帝之说自然有所闻了。是从军事的角度谈论黄帝与青白赤黑四帝的战争关系的,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佚文所说的青白赤黑帝是一个通用的名词。并非都确指那。

即使在今天我们也只能利用考古工作和简帛研究逐渐予以揭示:

而是对众多称帝者的泛称。是春秋战国人对正式朝代形成之前漫长古史的统称,"五帝之外无传人,久故也传久则论略。"夫传者久则愈略,故愚者闻其大不知其细。"表明了两千多年前古人对远古五帝时期的茫昧无稽心情,银雀山汉简佚文中有"北伐。

我认为注"斧"为"补"不准确,

"据此"補"上古音读作"甫"声;

"武隧"即今徐水区遂城,战国时武遂城也",本书注"戎"为"农",战国简帛文字头相同,三是"补"的原字为"補",按古音韵学"同音相通"的。

这在古文中并不少见,

"补遂"都应释为"釜遂";则"神戎伐斧遂"即指为釜山;再说佚文中"蜀禄"应是"濁禄"的简写。也就是服虔所说的"濁鹿;赵武灵王及代人救濁鹿,濁鹿应处在燕赵之间的西部山区;为双方争夺的关塞,"濁鹿山在州西十五里,"黄帝蚩尤战于涿;"佚文"黄帝伐蜀禄"所指就在这个。

这场战争的地点文献记载是"蜀禄"。

"到汉代错误地附会为"涿鹿"。其真实地望为釜山;其实际的地名为"濁鹿,就是说神农和黄帝结成联盟与蚩尤作战的战场就在釜山,遂城在汉代属涿郡,我们通过对上述两段佚文的。

应秉"为学当有益于天下之公心。"否则就会弄成如洪容斋所说"以故解释传疏,至有一字而数说者"。釜遂发达的粟作农业是黄帝族团战胜蚩尤族团的经济基础徐水县为什么有地称釜?这是由史前这一带的社会发展状况和自然环境特点所决定的,"遂"字的金文字形从足,本意是边做边播撒种子。

原为"鬴"说明最早的锅不是金属的,

二是古代的容量单位。

表明这里是原始农业的发源地,"辟土植榖曰农","釜"的原字为"鬴",其用途都与粮食有关,距遂城十几里的南庄头新石器时期发现了植物的种子和茎,徐水一带原始农业起源早已被考古所证明,加工粮食的石磨盘,证明这里的原始农业已经有万余年的。

南庄头人才能把加工好的粟米煮食!

遗址共发现了50多块陶片,难于复原完整的器物,但发现了红烧土的灶塘,必然有与之配套的陶釜,比南庄头遗址稍晚的并据此不远的北福地新石器时期遗址,出土的陶器典型器就是园底釜。也证明釜遂一带陶釜是最早出现的,确切的说陶釜是由南庄头人以及他们的后裔发明烧制的,由于先有了陶釜的。

海拔在30米左右。

以山像物才会有"釜山"之名。是在南庄头人烧制陶釜以后才有其名的,属于太行山以东平原区。是由古黄河和易水河。从釜遂一带的自然条件:

是农业生产条件最好的地带!由于有了优越的自然条件,制陶业和家畜饲养业,也促使南庄头人较之其他地方更早的由采集渔猎发明了原始农业?北与釜遂毗邻的督亢。应该与南庄头人在这一地区世世代代创新发展,之所以在战国时期以"膏腴之地"著称。

繁衍生息有直接关系,按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或者说督亢的富饶是南庄头人所创造的社会文明的积淀和传承,无论是阶级战争还是氏族之间的族团战争?无论是历史社会还是史前社会?经济物质基础都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

故齐冠带衣履天下:

司马迁对此已经有了朴素的认识;'农不出则乏其食,'财匮少而山泽不辟矣。故太公望封于营丘;于是太公劝其。

海岱之间敛袂而往朝焉;

由此我们不难想到,

溉泽卤之地四万余顷,攻伐战胜中的基础作用,"这些精彩文字都明确地指出了经济发展在国富兵强,对我们研究问题是个很好的启发!佚文中所说黄帝"已胜四帝,"天下四面归之"正是有富饶的釜遂做。

擒蚩尤的原因也正是有釜遂沃野所提供的物质条件保证了屡战屡胜,我们常说经济是基础,有的地方热衷于"打造三祖文化,史念海先生早就。

由碣石山向西南沿今燕山南麓。

"但是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循吕梁山而至龙门为农耕区与畜牧区的分界线,"三祖"部族为什么偏偏选择在蔓草疾风的游猎区生活?黄帝怎么在这里"时播百谷。

怎么实现"土德之瑞",这是令人琢磨不通的问题,赵联军在浊泽进攻魏军的作战,在魏与韩赵之战中,史称"浊泽之战"此战,联军在取得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因不能协同而由胜。

使魏国终免于分割,对公元前369年发生的那场浊泽之战的评价。魏国国君魏武侯骤然离世;悬而未决的王位继承问题终于导致了魏王之子魏罃与魏缓手足相残的宫廷惨剧,在激烈的军事冲突中落败的魏缓率部仓皇逃至赵国都城邯郸,竟指望一直对魏国虎视眈眈的赵成侯出兵为自己夺取王位,提及对浊泽之战的。

古往今来的学者多认为是一场"因魏缓的自私和愚蠢招致外敌侵略的战役";

眼见魏国内乱骤起,赵成侯自然喜不自胜,于是急忙联络韩懿侯一起联手对付魏国。在共同的战略目标面前,随即组建赵韩联军。身在都城安邑的魏罃闻讯,却因赵韩联军的实力强大而使魏军在浊泽遭遇惨败,在魏军全面溃退。

韩懿侯却主张分裂魏国,

魏都安邑被大批敌军围困,韩懿侯和赵成侯在如何处置魏君一事上发生了分歧,赵成侯主张杀魏君以此消弭赵韩之心腹大患。由于双方皆固执己见,军事同盟关系继而迅速瓦解,魏罃趁势展开反击,后世对浊泽之战评价主要有两方面,赵韩联军在取得战略主导地位的前:

却因内部分歧严重,

韩两国沉重的回击。

不能协同作战而惜败!令魏国免于被分割,在绝境中充分运用镇静待敌,等待时机一举反扑,"兵所自来者久矣。'黄帝伐涿鹿而禽蚩尤,"鹿"字也是一样,"战国时武遂。

由此我们推定。

本文关键词: 涿鹿之战  皇帝  蚩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