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历史网首页 > 战故事>正文

第一次世界大战:而袁应泰召集各军救援

发布时间: 2019-03-09 15:42:11 阅读: 11作者: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不必要的悲剧,短视和贪婪,自私加懦弱,狂热与激情,所有的要素揉合起来,突然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在最晴朗的艳阳天,陡然来了一场暴风雨,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灾难中的灾难;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烈程度远远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但它不过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续集,为什么会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问题已经争论了一百年,而且还会继续争论下去?第一次世界大战,但大多数历史学家都承认,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很多人想要,但没有人想到要来的是什么的一场战争,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的王储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遇刺身亡.当斐迪南大公夫妇遇刺的消息传到维也纳,人们感到的是惊愕,而不是悲痛。

主战派认为,如果不利用斐迪南大公遇刺事件大做文章,挫败塞尔维亚对外扩张的野心,一劳永逸地解决令人头疼的巴尔干问题,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没有人喜欢傲慢无礼的斐迪南大公,但奥匈帝国的鹰派人物认为,这正是一个报复塞尔维亚的绝好借口.奥匈帝国的鹰派之所以如此蛮横,不是因为他们强大,恰恰相反,是因为奥匈帝国已经江河日下:正如自卑的人自尊心格外地强一样,奥匈帝国对国家的尊严也更为敏感!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间

奥匈帝国在筹划入侵塞尔维亚的时候,几乎没有考虑俄罗斯出兵的可能性。

奥匈帝国的国内政治局势也需要一场对外战争;奥匈帝国国内有很多少数民族,各种分裂主义的声音越叫越响!战争,只有一场战争,才能像一剂强心针,把奥匈帝国从衰亡和分裂的困境中拯救出来,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俄罗斯是不会出兵援助的,这是他们最大的失算,俄国一直把巴尔干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俄罗斯和巴尔干民族都属于斯拉夫族.19世纪,泛斯拉夫主义在巴尔干地区逐渐流行,而俄罗斯一直是其背后的支持者:尤其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原本觊觎的是中国的东北,他幻想能够建立俄罗斯的远东帝国。

而就在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递交最后通牒的时候,俄罗斯已经秘密地开始集结部队了。

在巴尔干地区,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就像两辆迎面开来的列车,终于相撞了。

但日俄战争失败之后,俄国转而加紧对巴尔干半岛的经营,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无异于是到俄罗斯的后院放火,这次再也输不起了!如果德国不参战,那么奥匈帝国和俄国之间的矛盾将引发第三次巴尔干战争,但这也只是一场局部的冲突.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德国预谋已久的计划,巴黎和谈的时候,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法国总理克里蒙梭曾经讨论过,到底在哪里审判和绞死德皇威廉二世。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

其实,直到最后一刻,威廉二世都还在犹豫,他对主战的军官们说,我给了你们想要的,你们可不要后悔啊,一战结束之后,威廉二世流亡到荷兰,他在回忆录里写到,是犹太人和共济会阴谋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走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真正原因是:这个后起之秀迫切地想要成为在全球说一不二的帝国,但却一点也不知道该如何成为帝国,德国统一之后,号称"铁血宰相"的俾斯麦,一直奉行一种"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为了遏制法国,德国和所有的欧洲大国都保持了微妙的平衡关系,德皇威廉一世去世之后,老臣俾斯麦失去了政治靠山!29岁的威廉二世继位。

然后,俄罗斯选择了法国。

威廉二世性格暴烈,对俾斯麦的外交政策充满鄙视,新人新政策,德国很快就提出了"世界政策"的主张,德国人说:"我们不想把任何人置于阴影,但是,我们也要在阳光下有自己的位置;"但究竟什么是"世界政策"?没有人知道?在"世界政策"的外交道路上,德国越走越窄,最后几乎一个朋友都找不到,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在巴尔干地区势不两立,德国必须在这对冤家中间选择一个;德国选择了奥匈帝国,德国曾试图拉拢英国,但这两个国家的气场就是不对,英国有英国的傲慢,德国有德国的自负。

1896年英国在南非入侵特兰斯瓦失利,威廉二世冒冒失失地发给特兰斯瓦总统克鲁格一封电报,祝贺他击退英军,英国觉得这是一种羞辱。

从19世纪90年代起,德国开始扩充海军,英国觉得这是一种挑战?1904年,英法正式签订协约,达成了关于海外殖民地的谅解:英德从此成陌路,这场战争发生在天启元年的三月;首先来看看,对这场战争的记载:已卯,建虏攻沈阳,监军高出屯黄山不进,总兵尤世功,贺世贤力御之,李永芳遣人遗书招降,世贤斩于陴上,火其书;持铁简御南门外,力疲退入,敌从之,城遂破,总兵尤世功,陈策,童仲揆,管粮同知陈辅光,自在知州段展皆死之。

世贤从西门遁?先三日,袁应泰檄各将犄角应援,总兵姜弼,朱万良军浑河外,俱不战,独四川石砫土官秦邦屏,参将张神武,游击周世禄等力战,兵半济河,败其白标,黄标,最后紫标益众,四面围之,川兵饥疲,八千人无一免者,总兵张名世,戚金在河南亦战没:是役也,敌兵亦为夺气,川兵名始重,这则史料看出这场战争起于后金军围攻沈阳,而袁应泰召集各军救援,却只有秦邦屏统率的川军和张名世,戚金统率的浙军力战,在这场战役中率先渡河的川军面对八旗军敢战敢拼,连赢数阵,败其"白标,黄标",我觉得这两支八旗军很可能是正白旗和正黄旗,由于川兵饥饿疲惫,最后全体川军终于力战殉国,而在浑河南岸的张名世和戚金统率的浙军也几乎战殁阵亡。

,内里对这场战役记载的最为详细。

八旗军我想也付出了相当代价,不然不会有最后一句"是役也,敌兵亦为夺气",而另外一路姜弼和朱万良军竟眼睁睁的看着川浙军团力战而见死不救,真是廉耻全无矣;在这场战役中透露的细节实在太少,于是看了,一,当时在救援途中,沈阳已经失陷,诸将愤然而进,要与后金军决一死战,此足见军人之血性气概也,二,当时形势就是石砫土司秦邦屏率兵渡河,而南岸留下了戚金,张名世的两千名浙军,而后金军率先攻打的是川军,史载:"建州以铁骑四面扑攻,诸将奋勇迎击,败白标兵,又败黄标兵,击斩落马者两三千人,却而复前如是者三",而这篇史料透露了另外一个细节,那就是明朝叛将李永芳利用俘虏的明朝炮手操作火炮攻击川军,对川军造成了很大的杀伤,在饥饿疲惫和火炮攻击的作用下,包括主将秦邦屏在内八千川军全部战死。

三,后金军在击灭川军后,立刻对河对岸的浙军展开了凶猛的围攻,一开始浙军凭借着火器对抗,史载"击死甚众",而火器用尽以后,复"接战良久乃败,大将裨将一时尽没矣,"至此川浙军团为明朝流干了最后一滴血;真是悲矣!壮矣?而当时另外一支明军,就是朱万良和姜弼率领的军队和这川浙军团悲壮的一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请大家看这记载,不是"观望不敢动"就是"锋一交即披靡不能支",这是来拖后腿的还是来打仗的,这一万多名川浙士兵让我看到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和意志,而他们悲壮的战死让敌人也感到了震撼和敬佩,最后我就用。

的评价来做结尾吧!也许这也代表了当时人对这场战役的看法吧!就是 "虽力绌而覆,时咸壮之。

相关文章